面對面——徐焯:美麗的要求

  與Jackal徐焯喝咖啡,面對面談的那個早上,Jackal帶來幾本他看過而又覺得可以向我推介的好書。Jackal說:「髮型屋十一點開始營業,我們可以傾談一個小時。」

  那就先從他自幼養成的閱讀習慣開始,Jackal說:「我屬人馬座,卻是性格內向,introvert來的。自小不喜歡與?#31169;?#35527;,閱讀便成為我與外界溝通的渠道。我更喜歡作者向我說話,他們有不少做人道理,透過文字,向我講出來。」

  Jackal拿起沈祖堯的《灌溉心靈的半杯水》,說:「現在的人,特別是年輕一代,怨氣太多了,不懂感恩。其實,有半杯水,也不錯?#20581;?#25105;現在工作,收入還可以,重要的是工作之餘,我還可以有時間,有閒情,做我想做的事,例如與我太太一起去旅?#23567;?#25105;又可以看書,看電影。自食其力的生活,很不錯呢。」

  Jackal說書中提及一個真人真事:「?#21450;?#30149;老人,仍?#20808;?#20570;化療,過程痛苦不堪,他並無怨言,亦不以為苦。原來他仍要活下去,是要等到他年紀老邁的太太先辭世而去,他才放心走。」

  另一本是北韓女子朴研美所寫的《為了活下去》(In order to live),Jackal:「原來人活着,連基本的生活要求都?#21857;保?#27794;有選擇權,一?#24515;?#20358;順受,是那麼痛苦的。朴研美逃離北韓,過着自由日子,可選擇做甚麼工作,在那裏定居,活着,沒有恐懼的自由,實在是好。朴研美的不?#20197;?#36935;,她的堅強,求生意志,深深打動了我。」

  講完讀後感,Jackal說他自己的故事了:「我自小貪靚,中學開始,就愛gel頭?#23560;ǚ感?#35215;也不理了),我的零用錢,一半用來『包裝自己』,扮靚也。另一半是買書來看,充實自己也。」

  Jackal起初是想去做「美容師」的:「學費要三至五萬元。退而求其次,去當髮型師,由學徒做起,邊做邊學。亦有到髮型學校進修(要幾萬元學費,那時Jackal已負擔得來了)。

  說到髮型師愛與客人談話,Jackal的回應:「男?#30475;?#22810;不愛談話,他們是一句起兩句止。倒是女士愛講話,愛表達自己。只要得到她的認同,她們愛分享自己的世界。我是個不怎樣愛談話之人,但做個聆聽者也不錯?#20581;?#32780;且,我已開始多說話,學習與別人溝通。好的髮型師,得不斷進修,我報讀了不少與美感有關課程,現在客人對美的要求高了,我是與時並進。」

後記

  Jackal傳來一張他的近照,在內地一間書店內拍的。他說:「那裏的裝置,很有品味。書店大,有空間,可以坐在一角喝咖啡、看書。別人周末去shopping,我去看書。就像我與太太,她外向,我內向。她愛看韓劇,我愛看書。我們卻相處得來呢。」

  Jackal說幾年前看過徐靜蕾導演的《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電影中的浪漫,現實也是有的。問題是,我們肯不?#20808;?#36861;尋而已。」





張灼祥


hd 埃及旋转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