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烏克蘭經驗 自編自導的神秘一槍

  看着香港年輕人一臉純真,對着鏡頭表示「香港要學烏克蘭,爭取自由!」心中泛起一絲無奈,究竟年輕人有多了解二〇一四年烏克蘭「革命」的真相?

  烏克蘭這個國家,夾在歐盟和俄羅斯中間,是西方陣營和俄羅斯鬥爭的磨心,在一九八九年鐵幕解體後,烏克蘭引入民主選舉,親俄和親美的總統梅花間竹似地出現,烏克蘭的政治鬥爭,沒有一刻消停。

  二〇一〇年二月,親俄的亞努科維奇,當選為新一任的烏克蘭總統。到二〇一三年,亞努科維奇宣佈放棄了加入歐盟的努力,就觸發重大的政治事故。烏克蘭這樣做,不符合美國全面包圍俄羅斯的計劃,報復馬上到來。

  示威在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底開始爆發,到二〇一四年一月亞努科維奇曾向反對派作出讓步,接受了內閣的全體辭職。但反對派並不收貨,要求亞努科維奇下台。

  反對浪潮持續了三個月,烏克蘭警察也盡量克制,沒有向示威時開槍,示威浪潮膠着。在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日,就爆發基輔獨立廣場開槍事件,有不明身份的狙擊手開槍,導致五十三人死亡,其中四十九人為示威者,四人為執法者。反對派領導人以及美歐國家,立刻把開槍悲劇歸咎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兩日後烏克蘭國會表決通過,將總統亞努科維奇革職,結果他流亡俄羅斯,親美的波羅申科在同年六月上台。一個?#39640;^民主選舉合法選出的總統,在一場群眾運動中被逼下台。民主沒變,只是由親俄總統換成親美總統。

  幾年之後,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爆出驚人新聞,訪問了當日在烏克蘭基輔獨立廣場開槍的槍手,槍手還出示了當日飛基輔的機票,作為旁證。

  原來槍手是一班格魯吉亞前軍人,首腦是格魯吉亞精銳部隊前指揮官齊捷拉什維利將軍,他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他手下一批格魯吉亞狙擊手去了獨立廣場,他們的任務就是槍殺,不僅可以朝示威者射擊,也可朝警員射擊,目標是激怒人群、製造政治危機。他說其中一些人至今還留在烏克蘭,參加那裏的作戰。

  這批格魯吉亞前軍人是收錢到烏克蘭,表面上是反對派出錢請他們維持示威的秩序。其中一個前格魯吉亞軍隊人事部門軍官涅爾佳傑話,他們是拿著別人的護照去到基輔,「支援獨立廣場抗議者」。他們一組軍人先收一萬美金,另外五萬美金,許諾回來後再付。

  到事發前的二月十九日晚上,烏克蘭反對派政客帕申斯基和同伴拉着大箱子,走進了烏克蘭飯店,為這個格魯吉亞軍團運來各式各樣的自動步槍。格魯吉亞軍團分隊指揮官列瓦濟什維利接到反對派政客帕申斯基交來的「特殊任務」,明天必須「在基輔獨立廣場製造混亂,用武器瞄準所?#24515;?#27161;,不管是示威者還是警方,都沒有分別。」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日清?#31185;?#26178;三十分,在反對派政客帕申斯基直接指令下,格魯吉亞軍團向廣場上的群眾開火,開槍兩到三下後馬上換陣地,射擊進行了大約十至十五分鐘。此後他們受命拋棄武器,離開大樓,即日坐飛機離開烏克蘭。一場改變烏克蘭歷史的廣場開槍事件,竟然是反對派自導自演。

  香港的示威活動略為沉靜,只怕還等待下一個高潮。真的不希望烏克蘭的開槍事件,會在香港發生。但太子站死人事件都有人相信,若香港有人開一槍死一個人,肯定會有人相信是政府屠殺。突然想起二〇〇四年台灣的總統選舉陳水扁那一次離奇槍擊事件,有甚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20581;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 埃及旋转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