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全球自由指數排第三的香港,要向排118的烏克蘭學習?

  如果有人跟你說:「非洲的埃塞俄比亞經濟改革,近年經濟好轉。香港搞經濟可以學學埃塞俄比亞。」相信你會忍不住笑了出來,並反問:「香港學非洲?」現實上,這個笑話正在香港的政治風波中發生,不過,對象不是埃塞俄比亞,而是烏克蘭。

  這則笑話的源起是上周日有人遊行到美國領事館,要求美國支持香港爭取自由。有老外發貼文說:「香港人生活在全球自由指數排第三的地方,竟然要向一個全球排第十七的國家尋求支持爭取更加多的自由。還有些有幻覺的?#21862;?#31455;然回答說:『我們美國人聽到你的話』。」如果你覺得這個笑話很好笑,以下的笑話好笑十倍。

         早前有人到不同社區播放一套電影《凜冬?#19968;穡?#28879;克蘭為自由而戰》,內容講述二○一四年在烏克蘭爆發的街頭示威,最終演變成武裝起義,推翻了當時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烏克蘭的「革命」,被西方媒體包裝成為一個熱血沸騰的電影故事,拿到香港四處傳播,主要是宣揚一種信息:自?#23578;?#35201;爭取,遇到鎮壓也不要退縮,否則便無法取得最後勝利。

  討論自由,跟西方標準不用拗。上面提到的「全球自由指數」,由加拿大費沙研?#20811;‵raser Institute)制訂,每年發佈。費沙研?#20811;?#25353;足西方標準做出這個指數,涵蓋了七十九個個人和經濟的自由領域,包括法治、安全、遷移、宗教、組織、集會、公民社會、言論、個人關係、政府規模、法治制度、財產權利、國際貿?#20303;?#20449;貸管制、勞工和商業等領域,可以說是包羅萬有,涵蓋了西方所要求的自由領域。從二○一八年指數的排名(指數反映兩年前的狀況),香港排第三,美國排十七,美國對個人自由的?#25303;疲?#39640;於香港。我們睇新聞中見到美國每有大規模騷亂,高高大大的警察非常粗暴地對鎮壓示威者,就可知一二。

  我覺得這位老外網友發掘這數據很有趣,便到費沙研?#20811;?#30340;網頁看看。既然有人到處播片叫香港學習烏克蘭,我便看看烏克蘭在全球自由指數榜排名,一看嚇一跳,原來烏克蘭排在第一百一十八位!還低過非洲的贊比亞、亞洲的馬來西亞和老撾。烏克蘭這個自由度低得嚇人的國家,竟然是香港人要學習爭取自由的對象?香港如果成功學習烏克蘭,在世界自由指數排名,會否由第三位直插至第一百一十八位?

  或者有人會說,烏克蘭在「革命」之?#22467;?#20154;民的自由狀況可能更低,到民主新政府上台,自由度已有改善。我又查一查二○一六年全球自由指數(反映二○一四年的狀況),即烏克蘭在革命之前的排名,竟然是一百一十一位,即所謂爭取自由的革命成功後,人民的自由度不但沒有上升,反而倒退了。換句話說,用埃塞俄比亞來比喻烏克蘭,實在辱沒了埃塞俄比亞,?#39511;?#22467;塞俄比亞的經濟的確有進步,而烏克蘭的自由在革命之後卻倒退了。

  所謂「大話最怕計數」,費沙研?#20811;?#36889;份報告,揭示了一個殘忍的事實,香港是自由度全球排第三的地區,或許民主不足,卻享有高度自由。香港人卻要?#39640;^連串暴力示威,向烏克蘭學習,去爭取更多的自由。究竟,香港人想爭取怎樣的自由?

  如果說這場運動是?#39511;欏?#36867;犯條例》修訂引發,政府已正式撤回修例草案,?#34850;?#31034;威者已經可以收工回家。如果說九七回歸後中國干擾了香港的自由,但從國際研究機構的指標看,又看不見有這個情況,香港自由過美國,還想?#38750;?#29978;麼自由?那些跑到美國領事館示威的人,想美國派第七艦隊來香港,如果美國真的插手介入,派兵到港,香港的自由玩完。美國在二○○三年介入伊拉克,伊拉克的全球自由指數排名跌到第一百五十九位。戰火一起,自由湮滅。香港人不要太天真了,想一想自己在爭取甚麼自由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20581;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 埃及旋转客服